樊家勤/重慶渝中區
  1938年秋,文人作家梁實秋離別在北平的妻子兒女後輾轉來到重慶,暫住在臨江門中國旅行社招待所,從事文字編輯工作。次年4月,他辭去報紙副刊編輯後來到北碚。
  在北碚的山腰間,梁實秋與友人共租了一套房屋,共六間,取名“雅舍”。外面的環境山青水秀,空氣清新。有時,他站在簡陋屋舍的窗前,觀看山下的公路和附近的田野,遠眺聳立的群山和綠色的樹林,感悟流動的山水。
  但這美好的景色,並沒有使梁實秋忘記遠在北平的妻子程季淑,以及他的幾個孩子。當夜深人靜時,他常常佇立在屋內的牆壁邊,看著那幅《平湖秋月圖》,靜靜地凝思。這圖是用針線精心刺繡在雪白絹布上的,每次遷徙都隨他而走。他看到這幅圖就如同看到愛妻,多少美好的往事涌上心頭啊。這幅圖是程季淑早年在北平美專時送給他的,是他們感情的見證。
  梁實秋在重慶主要是寫作和教書,他仍然痴情於莎士比亞劇作的翻譯。自從離開北平以後,他就與家人失去了聯繫。他曾利用各種方式、特別想通過郵信與程季淑取得聯繫,但是,在那日寇侵略中國的年代,他寄出去的許多信件都如石沉大海。他不知體質瘦弱的妻子是否還在為一家人的生計操勞?也不知三個兒女是否已經長大?學業怎樣?他擔心在日偽統治下北平的教育會傷害孩子的心靈,擔心他父母的身體,擔心在北平生活的岳母。
  一天,梁實秋收到一封信。他看到信封上那熟悉的毛筆字,心中就涌起一股激動的潮水,是她,是愛妻程季淑寄來的。他終於在戰時陪都收到了家書。他不知是用什麼心情拆看那封信的。他感到妻子的文筆還是從前那樣的純熟,字裡行間飽含著對他特有的關懷和思念。當他瞭解到在北平的親人都好後,他才如釋重負。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妻子對自己的文字只有寥寥數語,說明她很辛勞地操持著大小家務。他多麼希望愛妻及孩子們能來到他的身邊啊!
  1944年的一天,程季淑帶著三個孩子,經過長途跋涉,終於來到北碚雅舍。梁實秋吃驚地望著風塵僕僕的妻兒們,睜大了驚愕的眼睛。他幾乎不敢相信,但這又是事實。
  六年的分離,梁實秋感到妻子和兒女的變化實在太大。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都已經長高了。長女身材頎長,已經是個聰明伶俐的中學生了。小女兒,他走時還是躺在母親懷裡的小姑娘,現在幾乎與妻子一樣高,變成大姑娘了。兒子也儼然變成小伙子了。他再打量妻子,由於操持家務太勞累,兩鬢已顯出點點華髮,苦難的歲月掩蓋著她的風韻。儘管這樣,他發現妻子還是那樣的賢惠清秀,嫵媚感人。
  雅舍頓時充滿著親人重逢喜悅的氣氛。在戰時重慶,能與妻兒重逢,梁實秋感到這是天倫之樂。
  程季淑來到雅舍後,平靜的雅舍比任何時候都充滿著生機。幾乎每天都有一撥一撥的教授、作家等好友來探望,打聽北平的近況。當程季淑把日偽統治下的北平民生凋敝的情況告訴大家時,雅舍便響起陣陣的憤怒之聲。
  在雅舍度過一段平靜而溫馨的家庭生活,直到抗戰勝利,梁實秋一家人才離開了重慶。  (原標題:梁實秋北碚雅舍全家團聚)
創作者介紹

ky39kyxt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